“怎么回事?”高岳如此想着,随即他却是颇有些意外地感应着后方,过了片刻,才有些讶异,道“咦?他们没有追上来?按理说这门大阵由紫宵剑宗掌控,三人如果手握着类似阵盘之类的东西,进入阵中,只怕是如走后花园一般,控制着阵法,想打谁就打谁才对。他们在出口之地等了我几日,却又如此轻易地放过我?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情?”饶是高岳,一时间也是根本想不透其中的道理!
 
    事情既然有些蹊跷,高岳立马就有了回去一探究竟的心思,但想着这有可能是对方故意布下的假象,他也没有贸然行动。
 
    这片黑烟和浓雾的区域,明显是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用来困敌所用,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,高岳在这里观察四周,没有贸然闯出去!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此刻已经全力运转,高岳身在其中,原本就将几乎静止状态的大阵推演了一遍,此番又亲身体会此阵的初始运转,他对于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已经不再陌生,时时刻刻都在立体圆形阳极图里形成各种变化,想要推演出此阵的终极杀招!
 
    “看来是我太自信了!”最终高岳选择放弃,此阵虽然已经有了一些缺痕,高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但毕竟是可以比拟当初剑神阁第一护教大阵的所在,高岳的立体圆形阳极图纵然不凡,一时间又怎么可能推演成功?除非他冒险在此阵全力运转之下,去阵中走上几个来回,说不定就有大收获。
 
    高岳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,自然不会过于在这种东西上面大费功夫!
 
    “那三人可谓是占据了地利和人和,在入口伏击我,连天时也被他们把握在手,没有理由这么轻易放弃来追杀我的机会,不然岂不是浪费表情?”高岳心中是这么想的,但他却并没有回去一探究竟,他要进入紫宵剑宗,能悄无声息最好!此路不通,他就选择走其它的路线!
 
    “我倒要看看你这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,是不是能奈何我高岳!”高岳此番对这座大阵的了解程度已经进一步加深,他运转起衍经,很快,在黑烟和浓雾中,多了一缕星光。
 
    所谓的星象大阵,乃是按照星象星斗排布,一套连一套,一环扣一环,小星象组成大星象,最后由数不清的星象,才组成一座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,实际上,这座星象大阵的大小星象,却远远不止三十六个星象。
 
    但耗费如此大的资本,来组成这样一座星象大阵,别的不说,只说全力运转一次大阵的消耗,都是一笔天文数字。就好比当初剑神阁的万圣朝贺阵,用过一次之后就废了,根本消耗不起,否则又岂能被修炼界的修士联盟攻破?除非圣人前去攻打。
 
    而紫宵剑宗纵然底蕴远胜剑神阁,却也绝对不可能有那么雄厚的资本可以随意挥霍!
 
    实际情况恐怕和高岳所推测的相差无几,要知道高岳进来的时候,这座大阵可是并没有开启,只是激活了几门幻象,当然,这也极有可能是紫宵剑尊对于五行遁法子体形态极度自信的表现。
 
    高岳暂且不去思考这些东西,他变化成一缕星光,正是他知道这座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,最大的动力来源,正是一座中型甚至大型的聚灵阵,这座聚灵阵极其庞大,无时无刻不再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,而且高岳猜测,紫宵剑宗不可能当真修建在天空之上,他之所以看到东方的天空之上出现那扇巨门,好像是一座“天府”,这只怕并不是错觉,而是因为那五行遁法子体形态的神妙,使得紫宵剑宗的入口没有一个固定的点,外人想发现洞府都难,何况是进入其中?
 
    这座聚灵阵无时无刻不在着能量,可见它的重要程度。
 
    不过,按照高岳的观察,只是一座大型的聚灵阵,远远不够支持紫宵剑宗的挥霍。毕竟一座聚灵阵,不可能全部用来维持护宗大阵的运行,宗门内部的重要区域需要重点保护,必须有强大的禁制,还有弟子的修炼,更是一笔更大的消耗,都离不开聚灵阵,不然那两三千名紫衣剑修可不是大白菜,全部都是道境或者半步道境的层次,才能够御剑飞行,其中更不乏道境中期后期的强者。
 
    高岳的立体圆形阳极图,简单来说,就是心识和念头的结合体,已经不是简单的灵魂意识可以解释,这种状态对天地间的各种能量,感触尤为敏感!他没有变化成一缕灵光,而是变化成一缕星光,正是他在大阵中,自认为最大的发现!
 
    “变化成星但吸收了就是吸收了,转化的就是另外的能量。
 
    当然,也许并不是转化,而是淬炼?或者说,这座大阵吸收了星辰之力,然后淬炼出更高阶的星光?
 
    即便有这种可能性,但这种星光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?有什么用?
 
    高岳没有犹豫太久,就决定去走一趟,同时他不介意找到时机就将那三个道境九重的强者打成重伤,那样的话,他进入紫宵剑宗之后,阻碍就会小很多。
 
    毕竟,高岳来此,不是来寻仇的,只是为了来了解某些真相而已。他倒也没想过要主动去杀人之类的。
 
    高岳随着饿念的感应,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,就已经出了这片区域。